Back To Top

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現在位置

「有諸內,必形諸外」,這是我對中醫最深的體會。通俗一點說,就是可以通過人體外部的變化診斷出人體內部的疾病。有意思的是,最先讓我認識到這一點的並不是那些中醫經典,也不是什麼名醫高人,而是一位賣西瓜的小販。

 

一個酷熱炎炎的夏日,街邊的一排西瓜棚生意清淡,唯有拐彎處的一個瓜棚圍滿了人,還不時傳出叫好聲。我走過去一看,原來是攤主正與一位顧客打賭。攤主說自己能連選十個西瓜,保證個個都甜,這位顧客偏不信,兩人就較上了勁兒。我仔細觀察小販選瓜,只見他先看瓜的形狀和顏色,然後用手拍幾下,再把瓜舉到耳邊,一邊拍一邊聽。三下五除二,十個西瓜就選好了,的確個個又沙又甜。

 

圍觀的人噴噴稱奇,我則陷入了深思。小販選瓜一看、二拍、三聽,中醫看病一望、二聞、三問、四切,行業雖然不同,但道理卻驚人的相似。《內經‧靈樞》裡說「故遠者,司外揣內;近者,司內揣外」,意思是說,高明的人可以通過事物的外部表徵看透事物本質。我想,這也應該是一個醫生的最高追求。

 

這讓我聯想到歷史上的很多神醫,他們的神奇就在於將「司外揣內」發揮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下面舉兩個事例,其中一個是扁鵲四望蔡桓侯的故事。一天,扁鵲朝見蔡桓侯,見蔡桓侯面色異常,就說:「主公啊,趁著病還在淺表趕緊就醫吧。」蔡桓侯不信,對身邊的人說:「這些醫生,成天想著給沒病的人治病,好叫人說他醫術高明。」過了十天,扁鵲再見蔡桓侯,見他的疾病已經深入肌肉,就勸他早些治療,蔡桓侯還是不聽。到了第三次拜見蔡桓侯,扁鵲一看就知道他的病已經發展到臟腑了,再不治療,將無藥可救,可蔡桓侯仍然無動於衷。第四次見蔡桓侯,扁鵲遠遠一望,二話沒說,拔腿就跑,因為這時候任何人都回天乏術了。五天後,蔡桓侯果然死了。

 

另一個是關於東漢名醫張仲景與王粲的故事。張仲景晚年行醫到洛陽,遇到當時的著名詩人王粲,見他眉毛異常,就判斷出他二十年後會得一種病,並勸他服用五石散。當時王粲正值青春,並且處處得意,哪裡聽得進別人的勸告,最後,張仲景無奈地說:「二十年後你將脫眉而死。」二十年後,張仲景的預言果然應驗。

 

在西方醫學日盛的今天,對於那些已經習慣了現代檢測設備的人來說,這兩個故事玄之又玄。扁鵲既沒給病人做心電圖,也沒給病人量血壓,更沒有化驗血液,他憑什麼就能診斷出蔡桓侯的病呢?張仲景的故事就更不可思議了,他憑什麼能從眉毛的細微變化項知二十年後的疾病?今天的基因檢測技術都做不到,何況一千六百年前呢?

 

這就是中醫的神奇之處,它將人體看做有機的整體,在這個有機整體中,五臟六腑的盛衰和病變都會通過精血津液等介質表現於體表,高明的中醫常常能從脈象、舌苔、眉毛、頭髮、皮膚、手掌紋路、指甲顏色等身體表面的細微變化診斷出體內的疾病。中醫的這一理論並不是憑空產生的,它源於自然萬象的規律。美國氣象學家愛德華‧羅倫茲提出過一個著名的「蝴蝶效應」理論,簡單地說,就是一隻蝴蝶在巴西輕拍翅膀,可以導致一個月後美國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世界萬象的聯系是如此神奇微妙,它們相互影響,互為表裡。人體也是這樣,頭髮、指甲、耳朵....身體外部的一切都在反映著體內的情況。

 

記得小時候,一看見螞蟻搬家,大人就叫我們回家,說天要下雨了。螞蟻搬家就是天要下雨的反應。在醫學院學習西醫時,我就常常思考:人體內是不是也存在「螞蟻搬家」的現象呢?在學校的西醫課程裡,我找不到答案,現代西方醫學過分重視技術成分,而將這種奇妙的聯系斥為「玄學」。而學習中醫讓我茅塞頓開,像扁鵲和張仲景這樣的神醫之所以能出神入化,不就是看出了病人身上的「螞蟻搬家」,暗合了「蝴蝶效應」嗎?

 

我曾與一位美國西醫討論過人體的「螞蟻搬家」現象,這位美國人驚訝得張大了嘴,怎麼都不相信,以為我是在開玩笑。正巧吃飯的時候,我無意中發現他的耳垂上有條清晰可見的「冠脈溝」,便笑著問他是不是有冠心病,不知是因為話題來得唐突,還是沒有心理準備,他差點沒噎著,連忙喝了口水,使勁往下咽了咽還沒嚼爛的紅燒牛柳,瞪大眼睛吃驚地問我:「你是怎麼知道的?」我笑著跟他說:「這就是螞蟻搬家現象在你身上的驗證啊!人的心臟出現了問題就會表現在耳朵上,耳朵上的冠脈溝就是冠心病在身體表面的反映。因為心臟的冠狀動脈堵塞會讓耳朵上的毛細血管凝固,形成皺紋,這就是冠脈溝。」他聽完我的解釋後心悅誠服地點點頭。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西方人,又受了多年的西醫教育,一開始不相信神奇的中醫文化,這是可以理解的。但現在有很多已經「西化」了的中國人也是如此,他們只看重現代技術,過低估計了前人的智慧。他們就像青春期的叛逆少年,總認為自己的父母這也不好,那也不行,一旦自己成熟了,才發現原來父母是多麼的傑出。胡適的經歷恰恰說明了這一點。

 

胡適是新文化運動的領袖人物,一生致力於西方文化的傳播,以中醫為代表的傳統文化自然成為其攻擊的對象。然而,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1920年胡適突然生病了。他發現自己吃得多,喝得多,尿也排得多,人卻日益消瘦下去。新派人物生病當然要去看西醫了,北京協和醫院的專家們經過認真診斷之後得出結論:糖尿病晚期,已無藥可治,只能回家休養。言下之意,胡適只能回家等死了。

 

西醫沒有辦法,朋友就勸胡適看中醫。當時正是學界「科玄論戰」的關鍵期,胡適是科學派的主將,反對的就是像中醫這樣沒有科學依據的「傳統」。叫他去看中醫,那豈不是主動放倒手中的旗子嗎?然而,面子事小,性命事大,胡適最終還是答應了。

 

來給胡適看病的是北京名醫陸仲安。中醫沒西醫那麼複雜,又是驗血,又是驗尿,陸仲安只是用手把了胡適的脈,並詢問了一下病情,就從容不迫地說:「這個病很好治,吃幾服以黃?為主的湯藥就可以了,如果病沒好,唯我是間。」被西醫判了死刑的胡適將信將疑地喝下了陸仲安開的中藥,沒想到幾個月後症狀就消失了。再到協和醫院檢查,果真是好了!醫生們非常驚奇,這怎麼可能?誰給胡先生治的病?胡適當下就把實情說了。

 

這件事轟動一時。被新文化運動者認為不科學的中醫,偏偏治好了新文化運動名將的病。這令新文化運動者很是尷尬。胡適也覺得很沒面子,對此事不置可否。然而,救命之恩是萬萬不能忘記的,胡適曾在林琴南的一幅畫上撰文表達了自己的感激之情。原來,林琴南也受過陸仲安妙手回春的益處,為表示謝意,他親自作了一幅儒醫研究經典的《秋室研經圖》送上,上面還題了一篇桐城體的文言文。陸仲安別出心裁地請胡適在上面題字。胡適欣然答應。胡適在畫上的題詞內容為:

 

我自去年秋季得病,我的朋友是學西醫的,總不能完全治好。後來幸得陸先生診看,陸先生用黃?十兩?黨參六錢,許多人看了搖頭吐舌,但我的病現在竟全好了....-現在已有人想把黃?化驗出來,看它的成分究竟是什麼,何以有這樣大的功效。如果化驗結果能使世界的醫藥學者漸漸了解中國醫與藥的真價值,這不是陸先生的大貢獻嗎?

 

民國十年三月三十日胡適

 

中醫源遠流長,博大精深,華夏子孫受益了幾千年,豈是現在幾個人就能輕易廢止的!與其高談闊論,不如去讀一讀《內經》和「傷寒論》。我敢肯定只要你認真研究了中醫,就一定會發現西醫雖然很強大,但中醫更加偉大!

站長的其他建置

誰在線上

目前有 60 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

訪客數量

文章瀏覽點擊數
8524

Copyright c 2021 資訊補給站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