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現在位置

《瞭望東方週刊》記者曹順妮 | 北京報道

這30個人相當特殊。

他們平均年齡85歲,最長者裘沛然,生於1913年1月,96歲高齡;年齡最小的張學文,生於1935年10月,也已年逾古稀。其他28位老人,大多生於上世紀20年代左右。

他們身懷絕技,依靠古老傳統的「師帶徒」模式,繼承了中醫精華。其中,6人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醫藥項目代表性傳承人」,28人是「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

他們被稱作「國寶」,行醫製藥都在55年以上,或獨創醫術,或研製出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藥劑,大都做過中央保健委員會的會診專家,代表著當代中醫的最高水平。

他們就是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衛生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共同評出的首屆「國醫大師」。

有意思的是,這批「國醫大師」出生之時,恰逢20世紀之初,西醫強勢崛起,中醫命運逆轉,究竟要從父輩手中繼承下古老的中醫醫術,還是選擇當時政府力推的「合於世界進化之大勢」的西醫?

裘沛然出生的1913年1月,北洋政府頒布了《中華民國教育新法令》,以中西醫「致難兼采」為由,把「中醫藥」列在教育學科之外,只提倡專門的西醫學校,引發了近代史上著名的「教育系統漏列中醫案」,第一次中醫存廢之爭由此而起。

1929年,強巴赤列出生在一個藏醫世家。這一年,發生了著名的「廢止舊醫案」。當時的南京政府衛生部意欲實施廢止中醫的《規定舊醫登記案原則》,由此引發了第二次大規模的中醫存廢之爭。而37年後,在「破四舊」中,被稱為「舊醫」的中醫也未能倖免。

20世紀初,西醫在政府推動下,佔據了教育先機,不少中醫從業者被迫轉向西醫。「中醫百年坎坷,經歷大半。」6月19日,首屆「國醫大師表彰會」在北京舉行,衛生部北京醫院90歲高齡的國醫大師李輔仁,這樣感歎。

30位國醫大師,僅有19位到場,其餘大多因年高體弱而缺席。就在表彰會舉行一週前,87歲的國醫大師張鏡人離世。

出生在西醫強勢崛起時代的國醫大師們,基於不同因緣,走上了中醫之路,成為中國最後一代經過嚴格的「師帶徒」模式培養出來的中醫傳承人;而在他們年事已高、即將退出歷史舞台時,「國醫大師」這樣空前高規格的國家級頭銜,能否幫助他們拯救中醫?

搶救中醫

「要是再年輕10歲20歲,會覺得國醫大師這個擔子很重,可以好好挑起來,現在力不從心了。」研製出「太空養心丸」的王綿之有些憾然,他今年已86歲,此前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已臥病在床,表彰會亦缺席。

「評出30位國醫大師還遠遠不夠,中醫博大精深,社會需要更多的國醫大師。「中華養生第一人」、88歲高齡的路志正強調。

「國醫大師的評選,是從國家層面上為中醫振興打氣,樹立中醫標桿,給後人希望。」創立「賀氏針灸三通法」的83歲的國醫大師賀普仁如此評價。

一生獲得無數讚譽和稱號的30位名老中醫,把「國醫大師」的頭銜看作一種象徵符號,它的背後是國家對中醫藥的認可和各種緊急搶救舉措。

「我們一定要加快速度搶救中醫,為大師們成立研究室,配備助手,保護和繼承大師們的學術思想和經驗。」主持表彰會的衛生部副部長、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局長王國強說。

「搶救」、「緊迫性」,這些字眼貫穿在近年來國家出台的各種關於促進中醫藥事業發展的文件中。1990年6月23日,人事部、衛生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聯合發佈《關於採取緊急措施做好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的決定》:「鑒於當前有獨到的學術經驗和技術專長的老中醫藥專家年事已高,必須採取緊急措施予以繼承,否則,這些經驗和專長將會失傳,從而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失。由於時間緊迫,決定先在全國選五百名老中醫藥專家為指導老師,每人配備一至二名理論與實際均有一定基礎的中年助手,以師承面授方式繼承。」

隨後,包括此次評選出的30名國醫大師在內,500多位名老中醫們擔起了「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的擔子,被忽略半個多世紀的中醫特色傳承模式---「師帶徒」,重獲肯定,搶救中醫邁出了實質性一步。
「 『首都國醫名師』也好,『國醫大師』也好,這些名號對我來說,都是空的。」路志正談起這些耀眼的稱號說,「我更看重的,是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的身份。」

2009年1月6日,在首次以北京市政府名義召開的首都中醫藥發展大會上,王綿之、賀普仁、路志正等12位北京老中醫,被北京市衛生局、北京市人事局、北京市中醫管理局聯合授予「首都國醫名師」榮譽稱號,並獲得市政府10萬元的獎勵。同時,51位第三批全國及北京市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獲得了總額為466萬元的獎勵。

不能拋棄「師帶徒」

「中醫出徒,是建立在長時間的臨床實踐和飽讀經典醫書的基礎上。60歲到70歲這個年齡段,往往是中醫成熟期。可惜的是,目前這個年齡檔的老中醫最緊缺。」賀普仁用「青黃不接」、「斷檔」表達他對中醫「後繼乏人」的憂慮。

中醫走到今天急需搶救的地步,與上個世紀的那兩次中醫存廢之爭以及解放後「輕臨床重理論」的醫學院校培養方式不無關係。

「現在不少中醫院校,中醫課程成了選修課,而英語、政治、西醫卻是必修課。」王綿之的兒子王煦說。

他告訴本刊記者,章含之的一位美國朋友,在國外西醫檢查下要做換腎手術,經他父親醫治,10年過去了,腎至今沒有切除。「不少急症、重症患者,在父親醫治好他們的病患後,紛紛登門道謝。這些成就感和中醫的魅力,只有親身經歷後才知道。」

1991年,王煦和其他兩名中醫,成為王綿之以「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身份培養的第一批「師帶徒」弟子,學習期限是3年。
「這3年,父親出診,我們都要在一旁觀摩感受,還要負責抄藥方、比較病案。」這種口傳心授的方法,王煦說能讓醫術提高很快,「之前雖然也經過院校培養這一環節,但碰到病人還是不會看,只有親眼見父親如何診治後,心裡才算有了底。」他強調,師帶徒是必須的。

但是,「師帶徒」模式也曾被指責:珍秘醫術不外傳而形成中醫門派獨立、不能互相溝通。

「現在不是這種情況了,我們家族祖傳的『王氏保赤丸』兒科秘方,父親早在50年代就獻給了國家,從1990年到現在,父親帶了3批弟子,其中還有台灣中醫,不分門裡徒弟還是門外徒弟,全都一視同仁。」王煦說,學徒時,父親經常會先讓弟子開藥方,然後再把自己開的藥方讓弟子揣摩,「一比較,方知其中差距。」

「我學西醫,考試很容易拿到100分。但是中醫博大精深,醫書典籍1萬多部,看都看不完,要掌握好,還要靠悟性加臨床實踐。」路志正說,中醫講究個體傳授,而非西醫那種規模化教育。

路志正向本刊記者介紹說,解放後,中國尚有50萬名中醫,在當時「學蘇聯、改造舊醫」的國家指示下,按照蘇聯醫學教育模式,建立起我國的高等中醫教育體系,直接將西醫的培養模式引入到中醫教育當中。

「但是,按照西醫模式培養出來的20萬名中醫,缺乏臨床經驗,不會看病。現在存在的怪現象就是中醫學院不學中醫,1/3時間學政治英語,1/3時間學西醫。中西醫課程比例不平衡、中醫分流,是教育存在的最大問題。」他說。

路志正為了身體力行「師帶徒」,就連接受記者採訪,都安排在醫院裡,以便他的博士後學生能到場,「創造一切機會和學生多接觸」。他隨身的包裡,都是學生上交的病案,上面有他的批改。

「路老的記憶力比我們都好,他一生從醫的病案、醫案全都保留著,好多疑難雜症的案例,都要求我們仔細研究。」在路志正面前,徒弟們畢恭畢敬,實際上,他們已經是國內有名的主任醫師或某家醫院的院長。儘管非常忙碌,但只要路老一聲召集,再忙也要趕過來。

「真正師帶徒學習很苦。」賀普仁的女徒弟張馨月,如今正在賀普仁診所邊學習邊出診,「我們達不到當年賀老那種程度。」近30歲才開始學習針灸、毫無醫學背景的她迷上針灸,和當年賀老走上針灸之路一樣,都是因為針灸治好了自己的病。

「我打小身體孱弱,每次生病,大都是靠針灸治好。」賀普仁說,當時給他扎針的,是村裡沒有讀過書的老太太們,他想弄明白針灸治病的奧秘,老太太們卻沒法解釋清楚。1940年,14歲的賀普仁從河北淶水縣一個農村走出來,抱著搞清楚針灸奧秘的想法,師從1935年到北京掛牌行醫的同鄉牛澤華。

「吃住都和師傅在一起,師傅的醫德醫術就在點滴生活裡,通過耳濡目染學習。只要師傅要求的,有一點做不到都不行。」賀普仁舉例說,「當時師傅告訴我,要想學好針灸,必須學武術練真氣。我因為偷懶,就沒理會。後來發現扎針力道總比師傅差,才明白是真氣不足。」

針灸外交

單憑國家出台規定搶救中醫,王綿之認為還遠遠不夠,「中醫自身要爭氣,才能吸引更多人學習中醫,傳承中醫。」

而爭氣的表現,就是在關鍵事件上,顯露出中醫獨特的魅力。藉機發力的思維要追溯到毛澤東時代的「針灸外交」。

「尼克松和田中角榮訪華期間,我都曾為他們針灸過。」作為「針灸外交」的主角,賀普仁對中醫揚名海外貢獻巨大。也正因為尼克松,針灸正式傳入美國,日本也多次邀請賀普仁前去講學。

不僅國外政要領教了針灸的厲害,國內領導人也曾受益於針灸治療。

「崴了腳無法走路的一位國家領導人,因為要出國訪問,需在一週內恢復,經過針灸後,如期出訪。」賀普仁回憶說,1999年,一位國家領導人到南方視察抗洪救災,背部受涼疼痛難忍,經賀普仁親自針灸後痊癒。

「賀老常說,中醫不僅善於治疑難雜症,也善於治急症。賀老堅持了40多年的義診,上至國家領導人,下至平民百姓,治好的病人太多了。」張馨月介紹,賀普仁希望用這種方式讓更多的人認識中醫和針灸。

而王綿之讓中醫爭氣的方式,則是「讓古老的中醫運用到最現代的科學事件上」。2008年,王綿之組方的防治太空病的中藥「太空養心丸」與「神七」同時名揚天下。

「網上有人罵,說父親拿航太員做實驗,我要特別澄清一下,早在神五發射時,父親就已經採用中醫方法為楊利偉調養身體,神六上天前3個月和回到地面後,他也對費俊龍和聶海勝進行過中醫調理保健。在此基礎上,父親和其他航太醫學工作者,共同研發出太空養心丸。」王煦拿出了印著「保密」字樣的關於航太員中藥調養身體的醫學報告,向記者證明。

「西醫善於借鑒物理、化學等其他學科的先進技術,比如利用X光進行透視等等,中醫也要借其他學科優勢為中醫所用。」王綿之希望古老的中醫不僅能運用到最現代化的科技事件上,同時也能採用其他學科的最新成果,實現與時俱進。

「國醫大師的榮譽是老祖宗留下來的,僅憑我們這些老人挽救中醫還不夠,」國醫大師路志正告訴本刊記者,中醫能堅持到今天,依賴的是良好的群眾基礎,不能忽略民間中醫的力量,更要花力氣搜集和保存民間藥方,使國醫大師和民間中醫形成合力。

「未來10年是中醫藥發展的關鍵,發展緩慢就意味著消亡。」經常上網尋求中醫發展之策的「國醫大師」郭子光說,「未來10年,應把有限的醫療資源集中到確定和提高療效上,針對不同疾病形成一個個最佳治療方案,這才能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到中醫隊伍中。」

對此,王國強承諾,未來3年,國家將投資133億余元建立16家中醫臨床研究基地,其中包括研究最佳治療方案。


相關資料:

30位當代泰斗級名老中醫(民族醫)成為首屆「國醫大師」

1. 方和謙 男,漢族,1923年12月出生,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主任醫師、教授,1948年8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首都國醫名師」。

2. 王玉川 男,漢族,1923年9月出生,北京中醫藥大學主任醫師、教授,1943年3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首都國醫名師」。

3. 王綿之 男,漢族,1923年10月出生,北京中醫藥大學主任醫師、教授,1942年1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首都國醫名師」,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醫藥項目代表性傳承人。

4. 鄧鐵濤 男,漢族,1916年11月出生,廣州中醫藥大學主任醫師、教授,1938年9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廣東省名老中醫,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醫藥項目代表性傳承人。

5. 任繼學 男,漢族,1926年1月出生,長春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主任醫師,1945 年4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吉林省名老中醫。

6. 朱良春 男,漢族,1917年8月出生,南通市中醫院主任醫師、教授,1939年1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江蘇省名中醫。

7. 何任 男,漢族,1921年1月出生,浙江中醫藥大學主任醫師、教授,1941年1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浙江省名中醫。

8. 吳鹹中 男,滿族,1925年8月出生,天津醫科大學、天津市南開醫院主任醫師、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1951年起即用中醫藥治療常見病症,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

9. 張燦玾 男,漢族,1928年7月出生,山東中醫藥大學主任醫師、教授,1949 年1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山東省名中醫藥專家。

10. 張學文 男,漢族,1935年10月出生, 陝西中醫學院主任醫師、教授,1953 年 5 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

11. 張琪 男,漢族,1922年12月出生,黑龍江省中醫研究院主任醫師,1942年1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黑龍江省名老中醫。

12. 張鏡人 男,漢族,1923年6月出生,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主任醫師、教授,1942年6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上海市名中醫。

13. 李玉奇 男,漢族,1917年8月出生,遼寧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主任醫師,1939 年3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

14. 李濟仁 男,漢族,1931年1月出生,皖南醫學院附屬弋磯山醫院主任醫師、教授,1948年11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安徽省名老中醫。

15. 李振華 男,漢族,1924年11月出生,河南中醫學院主任醫師、教授,1943年3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

16. 李輔仁 男,漢族,1919年6月出生,衛生部北京醫院主任醫師,1941年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首都國醫名師」。

17. 蘇榮扎布 男,蒙古族,1929年12月出生,內蒙古醫學院主任醫師、教授,1949年5月起從事蒙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自治區名蒙醫。

18. 陸廣莘 男,漢族,1927年1月出生,中國中醫科學院主任醫師,1948年10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

19. 周仲瑛 男,漢族,1928年6月出生,南京中醫藥大學主任醫師、教授,1948年1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醫藥項目代表性傳承人、江蘇省名中醫。

20. 賀普仁 男,漢族,1926年5月出生,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中醫醫院主任醫師、教授,1948年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首都國醫名師」,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醫藥項目代表性傳承人。

21. 唐由之 男,漢族,1926年7月出生,中國中醫科學院主任醫師、研究員,1946年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首都國醫名師」。

22. 徐景藩 男,漢族,1928年1月出生,江蘇省中醫院主任醫師、教授,1946年6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江蘇省名中醫。

23. 班秀文 男,壯族,1920年1月出生,廣西中醫學院主任醫師、教授,1940年9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

24. 郭子光 男,漢族,1932年12月出生,成都中醫藥大學主任醫師、教授,1951年4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

25. 程莘農 男,漢族,1921年8月出生,中國中醫科學院主任醫師、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1939年2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首都國醫名師」。

26. 裘沛然 男,漢族,1913年1月出生,上海中醫藥大學主任醫師、教授,1934年9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上海市名中醫。


27. 強巴赤列 男,藏族,1929出生,西藏自治區藏醫院主任醫師,1947年起從事藏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自治區名藏醫。

28. 路志正 男,漢族,1920年12月出生,中國中醫科學院主任醫師,1939年2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首都國醫名師」,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醫藥項目代表性傳承人。

29. 顏正華 男,漢族,1920年2月,北京中醫藥大學主任醫師、教授,1940年7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首都國醫名師」,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醫藥項目代表性傳承人。

30. 顏德馨 男,漢族,1920年11月出生,同濟大學附屬第十人民醫院主任醫師,1939年8月起從事中醫臨床工作,為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上海市名中醫,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統醫藥項目代表性傳承人。

站長的其他建置

誰在線上

目前有 140 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

訪客數量

文章瀏覽點擊數
4093

Copyright c 2021 資訊補給站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