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現在位置

作者:四川火神派傳人盧崇漢

上面我們談到了陽氣的重要性,它是一切的主導,在有了這樣一個基本的思想基礎之後,接下來我們就要討論扶陽理念的應用,它的前提是什麼?就是說你用溫熱來扶助陽氣是要有前提的,這個前提就是陽氣少了,你才扶助,假如陽氣很多了,本身就很旺盛了,你還去扶助,會怎麼樣呢?那就要犯虛虛實實之戒。儘管乾是統天的,儘管整個中醫講陰陽平衡的基礎或者說根本是陽主陰從,在陽主的前提下,陰陽才可能平衡,否則枉談。儘管這樣,還是要有前提,你要扶陽,那麼必定陽是寡的,虛則補之,實則瀉之,這是個不易的法則。那下面我們就來看一看,人身是不是很容易造成陽氣的損傷,是不是很容易形成陽氣寡的局面,要把這個問題弄清楚。

前面我們講的是理,現在要把它落實在事上,如果事上仍然是這樣,那我們心裡就更有底了。我們去扶揚就會理直氣壯,就不至於惶惶不安了。現在我們來看看,導致陽氣寡或者說陽氣損傷,它的共因是什麼呢?最主要的共因就是寒這個原素。中醫的每位學人基本都讀過《傷寒論》,在《傷寒論》序裡面張仲景談到:「建安紀年以來,猶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傷寒十居其七。」過去我們認為「傷寒十居其七」,可能是在建安紀年以後的這樣一段時間裡面,或者說在那樣一個特定的時空裡面,寒邪占主導。

清嘉慶年間有一位著名的醫家叫陸丸芝,在他的著作《世補齋醫書》裡面談到了大司天的問題。司天是運氣裡的一個特有的概念,司天、在泉,也就是《內經》裡面談到的「年之所加,氣之盛衰」。一個司天、一個在泉,還有主氣、客氣等等,這些概念基本上是指一個干支裡面的氣運變化,比如說今年是丙戍年,那今年的司天就是太陽寒水,在泉就是太陰濕土,從去歲大寒到今歲大寒,這一年裡面的氣候變化、疾病變化,都會與此相關。那麼除了這個普通的司天之外,還有一個大司天,它掌管整個六十甲子裡面的氣運變化。前三十年司天管,後三十年在泉管。

按照大司天來推算,剛好張仲景所講的建安紀年以來的這十年,正好是太陽寒水當令,也就是說正好是寒氣用事的時空區域。當然這僅僅是一個方面,一個與寒能掛上鉤的方面,但是我覺得這裡面還有更深的東西,為什麼張仲景要以寒來立題?要以寒來立論?就是因為考慮到了生命的根本是陽。所以不但是建安紀年以來的十年是傷寒十居其七,乃至於今天、將來,依然是傷寒十居其七,這一點我們要清楚。強調傷寒買際上是強調陽氣,陽損了,人就亡,這些問題恐怕應該引起每一位有志於研究中醫的同仁的思考。當然這個寒還應分外寒和內寒。寒傷於外,陽用就會受損,因為寒在外,人體的升發生長之機就受到壓抑;如果寒在內,那陽的根本就會受到損害,為什麼呢?因為陰寒在內,陽就無法安身,就要逃「亡」,就要往外跑,這就會導致前面所講到的「失其所」,「失其所則折壽而不彰」。三陰病實際上就是講這個問題,這就是造成陽損的共因。那麼它的個因呢?也就是導致陽損的具體的原素有哪些呢?這裡可以舉幾個方面:

 第一是「先天不足」,就是當我們在母胎的時侯,母親的狀態直接決定胎兒的素質,因為那個時候胎兒完全依附於母親,吃喝拉撒都在母親的肚子裡面,所以母親的方方面面,一舉一動都決定了胎兒的素質。像是妊娠惡阻不能吃東西,還有孕婦不良的心理因素,都很容易造成陽氣的先無天不足。

 第二個原因是「嗜食生冷寒涼」,我們這個時代是一個嗜食生冷寒涼的時代過去沒有那麼多生冷寒涼,我們小時候,想吃一個水果真還不容易,有時甚至要去做「樹上君子」才能吃上一個。冰凍的東西那就更加少了。現在你出去,尤其是你去賓館、飯店拿出來的東西全都是冰凍的,要想吃常溫的、不冰的反而不容易。所以你看現在這個時代寒涼的東西充斥得太厲害了,這些東西都是損陽的啊!作為中醫我們不能夠輕視這些因素,這個是很有影響的。你開的中藥為什麼沒有作用?你要考慮有沒有這個因素在內。你在這裡扶陽,他在那裡損陽;你在這裡扶了四分,他在那裡給你損了八分,你說有什麼效果?不會有的!

 第三就是「誤用苦寒」,現在由於觀念的問題,對於寒涼我們可以濫用,動不動我們就可以用寒涼,用寒涼出了問題沒關係,因為法不責眾。但是如果用溫熱,只要一點風吹草動,不但病家責怪你,醫家也會失了主張。這個問題是很嚴重的,為什麼會造成這樣的局面呢?關鍵是我們對陰陽的認識不足,對生命本體中這個最重要的因素認識不足。對這些因素認識不足,就容易被一些虛假的表面現象所迷惑。扶陽這個理念看起來簡單,但是真正建立起來卻不容易。我看現在很多醫者在這個問題上不但先天不足,後天也不足,要想真正打翻身仗,還是得依靠經典。因為陽氣是生命的根本,苦寒的東西最易傷陽,最易傷伐生機。

 清代著名醫家陳修圓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寧事溫補,勿事寒涼。」我想這句話是耐人尋味的。我一直的觀點都認為,人家說中醫好,中醫沒有副作用,但是我反對這個觀點。中醫不是沒有副作用,弄不好還會有更大的副作用。因為西醫的副作用寫得很清楚,他告訴你了,這個會損害肝,那個會損害腎,但是我們用苦寒的時候,我們沒有說清它會怎麼樣。大家想想,苦寒用了真的沒有副作用嗎?假如他真的是一個陽實之體,老是生發,收藏不了,當然要借苦寒的東西來直折它,使它轉入潛降。像陽明的三承氣、陽明的白虎湯,但是舉目望去,現在有幾個是陽實的啊?!真正陽實的沒有幾個。沒有陽實,我們卻用了苦寒,大家想想,後果會怎樣呢?生氣一天天地被耗伐,也就是說它動搖的是你生命的根本,難道這個還不算「副作用」嗎?

 前面提到的陳修圓的那句話「寧事溫補,勿事寒涼」,實在是萬般無奈下所說的一句話,他不是對明眼人說的,明眼人最起碼應該搞清楚陰陽,搞清楚寒熱,然後熱者寒之,寒者熱之,不存在什麼「寧事溫補,勿事寒涼」。但是末世的很多醫者確實搞不清楚陰陽寒熱了,那怎麼辦呢?就去守這個「法寶」吧。開個玩笑,如果你能守好這個「法寶」,就是亂打也會打中百分之七十。換句話說你亂打都會變成中工,因為十愈六七就算中工。仲景把那麼大的天機都洩露給你了,你還在那裡濫用苦寒,所以這個問題,務必引起我們的重視。

 第四個就是「濫用抗生素」,這個問題尤其嚴重,現在不僅是西醫濫用,中醫也濫用,老百姓自己也濫用。你現在去問十個病人,喉嚨痛了吃什麼?眼睛紅了吃什麼?回答保證都一樣,抗生素!抗生素如果從中醫的性味去分析,大都是苦寒的,苦寒就容易攻伐陽氣,所以對於實熱證來講,抗生素真的是非常厲害,用下去後,很快就能起效。二次大戰以來,抗生素確實挽救了無數的生命,但是從今天來看它也傷害了無數的生命。這就是為什麼美國在反思二十世紀的十件錯事時,要把濫用抗生素算進去。也就是說二十世紀,美國人承認自己幹了十件蠢事,濫用抗生素就是其中一件。沉痛的教訓讓他們醒過來了,所以現在在西方、在美國,抗生素的應用是很謹慎的,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是不打吊瓶的,最多吃一點口服的抗生素。

 而現在我們動不動就是抗生素,你不用,你不給他打吊瓶,病人還有意見,就覺得醫生沒把他當一回事,你看看到了什麼程度。我們似乎還在夢中,還不知道它的危害。現在西方對抗生素的管制要比槍支嚴格,槍支可以隨便買到,但是抗生素隨便買不到的,必須嚴格地憑醫生的處方。所以這是一個大問題,這樣濫用抗生素,對於體質的傷害,大家想想會是什麼後果。尤其現在的小孩,只要感冒發燒,千篇一律都上抗生素,其實感冒發燒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過去的老人常說,小孩發燒一次,就長一次身體,就增長一次智慧。這是有道理的。因為發燒是人體免疫系統在做功,陽氣在做功。感冒發燒,大都是因為受寒,《內經》講得很清楚,「寒者熱之」,他不發燒怎樣好呢?這一點我們怎麼怎麼就想不到?古聖人已經講得很清楚了!這個熱是機體在做功啊,是要祛邪外出啊,你要幫它,那怎麼幫呢?就是要熱上加熱。就像援越抗美一樣,美國人打過來了,你不能幫美國人啊,越南是我們的比鄰,美國人佔領越南以後,接著就要到我們這邊來了,所以我們要分清敵我。現在,都不管這些,呼啦都上抗生素,或者是一派寒涼,大家想想你是在幫誰?大家看《傷寒論》,發燒了,先問有汗沒汗?有汗用桂枝,沒汗就用麻黃,麻桂都是溫熱的東西,都是在助熱,寒散掉了,沒有仗打了,自然就不熱了,機體是很奧妙的!恐怕人體的百千分之一的奧妙我們都還沒有認識到,既然沒有認識到,那最聰明的做法就是跟著機體的感覺走,這樣比較容易走正確的路子。《傷寒論》16條所講的「觀其脈證,知犯何逆,隨證治之」,就有這方面的意思。做中醫的始終要跟著脈證走,不要跟著指標走,跟著指標走,那就錯啦!

 現在觀念上出了差錯,導致了很多的問題,很多小孩的體質非常糟糕,經常感冒,一感冒就打點滴,過不了多久又來了。人體陽氣的積極性,一次次被你打擊。它剛要「寒者熱之」的時候,你又給它唱反調了,所以它就越來越糟糕,敵人也就越來越倡狂,隔三岔五就來欺負你,怎麼能不感冒呢?這類的病人,你只要照中醫的思路去真正地辨證論治,以後的禍患就會慢慢地少起來。我在臨床上碰到很多這樣的小孩,一個禮拜、一個月要吊兩次針,當你用中醫的方法調理好以後,他就很少生病了。因為你鼓勵了陽氣,鼓勵了免疫力,它自己就會去做事,所以人體是很奇妙的,你順著它走就是了,這是一個方面。

 第五個方面就是「工作的煩勞」,工作煩勞也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一個特色,大家說煩不煩?勞不勞啊?現在大家都是夜以繼日地忙,一年要交幾次文章,要申報多少課題,要臨床,還要上課。你看現在我們晚上還要上課,我在這裡講課煩勞,你們聽課也煩勞。「陽氣者,煩勞則張」,所謂張就是往外啊,尤其晚上陽氣應該內收,應該回歸本位。可是,一煩勞陽氣就不能歸位,不歸位就會怎樣呢?就會慢慢地耗散。

 第六個是「房事的問題」。這也是當今時代的一個大問題,過去這個問題很單純,房事就限於夫妻之間,從佛教講就是正淫。居士有五條戒,這五戒是不殺生,不喝酒,不偷盜,不妄語,不邪淫。不出家,沒有當尼姑、當和尚,是可以淫的,但是要要正淫,什麼是正淫呢?就是這個事情只能是夫妻之間能做,老公和老婆做,老婆和老公做,而且還有時間和地點的限制,不能胡來。可是現在呢,正淫之外還有什麼?滿地都是邪淫。現在做這個事簡直太方便了,太方便了不是好事,因為凡夫的把持力是很有限的,這一點老子早就預料到了,所以提出來要「不見可欲,使民心不亂」,人欲是難以把握的,因為我們生在欲界,是一個充滿欲望的世界,尤其是情欲。情欲的東西最好是不見,可是現在,除非你整天把眼睛閉起來,否則一開眼就是可欲,到處的廣告是可欲,抬頭可欲,低頭也可欲,心亂不亂啊?把持不住,就會損耗陽氣,這個是損害陽氣的勾當啊!多少陽氣都不夠這樣損耗,所以這是一個大問題!很多年輕人的身體就是這樣被糟蹋的。

 接下來是「非時的作息」。古時候講究「天人合一」,天人合一,就是物隨陽而出入,人也是應該如此。人的生理狀態、生命狀態,也是隨陽而出入。在這一點上,古人是怎麼做的呢?古人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這就叫「因時之序」,或「因天之序」,這個序很重要,也就是說天地的陰陽這樣走了,我們也要這樣走,但是現在我們很難做到。大家看看現在我們晚上多少點鐘睡覺?有沒有七八點,九十點鐘睡覺的啊,我看十一點鐘睡覺的都很少,十二點、一點、兩點是現代人的正常睡眠時間,陽氣當入而不入,這就不叫「因時之序」,這叫非序,也叫非時。非時的作息對人體的影響是非常之大的,人體的陽氣在這個時候要歸根了,歸根的目的是什麼呢?水火要在這個時候交濟,天地要在這個時候交媾,在這個時侯你不睡,尤其是子時,陽氣沒有辦法回歸,那陰陽真的就像牛郎和織女,望穿秋水盼郎歸,而郎總是不歸。陰陽沒有交媾,怎麼化生精氣?陽為什麼要歸根,實際上,下面的這個位是陰位,上面的是陽位。陽要到陰位元上來的目的是為了什麼?為了陰陽交媾。陰陽交通了,才有天地交泰,才有萬物化生,才會生生不息,這個就叫做易。所以,《內經》講「因時之序」,講「人與天地相參應」,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表面上是你要八點睡覺,實際上呢?機體要想生生不息,要想可持續發展,就非得遵循這個原則不可。

 我曾經聽劉力紅談起過上海的一位按摩師,名字叫陳玉琴,她的影響現在已經到了海外。她在指壓按摩上有一套非常寶貴的經驗,治癒了不少疑難雜症,而且提煉出了兩條很重要的保健方法,這兩條方法一個是敲打人體的兩側膽經,另一條就是要大家早睡。我認為這兩個辦法很好,非常的簡單明瞭,這兩個方法合起來是為了什麼呢?我看就是為了扶陽。儘管陳玉琴老師自己的解釋很多,但我認為從中醫的角度講,其實就是扶陽。早睡是為了讓機體的陽氣更好地收藏,敲膽經是為了讓機體的陽氣更好地生發。收藏講的是秋冬,生發講的是春夏。收藏就是扶陽之體,生發就是扶陽之用。陳老師的這兩大法門實際上關護到了陽氣的體和用,所以能夠起到較好的保健作用。

 

談到早睡的問題,使我聯想到了現在的教育,在現行的教育體制裡,幾乎沒有一個孩子能夠早睡,尤其到了高中,更加沒有辦法。所以現在學生的體質是非常令人憂慮的。從小學開始就這樣,初中加一層,高中就更不用說了,有些時候作業做到十二點還做不完,還在開夜車。毛主席曾經說過「身體是革命的本錢」,現在你把本錢都給丟了,你考上清華、北大,考上哈佛又怎麼樣呢?所以我經常在想,某些國外敵對勢力不用來顛覆你,就拼命地說你教育好就行了,就會達到顛覆你的目的。

 西方的教育是一個什麼樣呢?大家可以考察一下。現在很多人為什麼想出國?實際上相當部分是為自己的小孩出國,是覺得小孩太可憐了,是為了逃避這樣一種教育制度。每一個搞醫的同志也應該負起這個責任,我們不能看到這樣的事情繼續惡化下去,繼續傷害孩子。我們應該利用各種管道來保護這些孩子,保住中華民族的根!否則,現代這個教育肯定會把他們的健康給毀掉,這是看得到的事實。現在的普查,從小學到中學孩子們的體質都非常糟糕。我認識一個在中醫上很有見地的兒科醫生,他從小學開始就讓自己的兒子遲到,開始還給兒子寫假條,因為他是搞兒科的,所以寫假條很容易。大家知道,小孩是純陽之體,所以小孩不需要什麼特別的鍛煉,只要呵護好這個陽氣就行了,怎麼呵護呢?睡覺就是最大的呵護!呵護好了這個陽氣他就能茁壯地成長。也就是說小孩的睡眠是最重要的,一定要讓它充足,這樣他的身體就會健康起來。所以,這位醫生從小就開始讓他兒子遲到,後來跟班主任的關係搞好了,說明瞭這個利害關係,假條也不用寫了。他每天督促兒子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什麼時候上床睡覺,其他的一概不管。小學的時候成績當然很糟糕,但到了初中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尤其到了初二的時侯,他根本不需要什麼鍛煉,可是體育都是班上的前一二名,跳高也好,跑步也好,樣樣都行。這說明什麼呢?體質好啊!能夠充充足足地睡了六年,你想想這是什麼概念,等於好好地呵護了六年的陽氣,他能不茁壯成長麼?最後成績也慢慢上來了,也是班上的第一第二名。這雖然一是例個案,但是很能夠說明問題,值得大家認真地去思考。

 再下來一個就是「心性的因素」,也是很重要的一個方面。人體的疾病不外乎三種可能因素,也就是說有三種因素會引起疾病。這就是古人所講的內因、外因、不內外因。其中內因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指心性的因素。為什麼心性會導致疾病呢?這一點《內經》講得很清楚,在《素問。靈蘭秘典論》中談到:「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主明則下安,主不明則十二官危」。心是主神志的,有關心性的一切都是由心來主宰。心性的因素可以直接影響到心,影響到神明,影響到君主之官,當然它也會影響到十二官,因為主不明則十二官危。

 上面已經談到了導致陽氣損耗的八個因素,這裡還想補充一個方面,就是「自然格局對人身的影響」。《內經》裡面說了,人稟天地之氣生,四時之法成。;天地四時的變化,天地四時格局的改變,必然會影響人體的改變。那麼現在天地自然的格局是一個什麼樣的改變呢?從大的方面我們都知道,這個地球一天天在被污染,為什麼會被污染呢?因為工業化了,因為城市化了。現在地球的氣候正在逐年逐年變暖,進過藏的同志都清楚,早十年進藏,即便是盛夏,白皚皚的雪山也隨處可見,可是現在呢?就是隆冬進藏,雪山也不多見了。雪山融化是地球變熱的一個明證,地球變熱了,地球出現了熱證,那麼這個熱證是實熱還是虛火呢?這需要我們診斷,這個熱是從哪裡來的呢?

 這個熱很清楚,是從地球內部來的。石油也好,天然氣也好,煤炭也好,都是如此。地球內部的這些熱就相當於人身的元陽一樣,它要潛藏在海底,可是現在我們把它翻出來了,用它來燒鍋爐,用它來開汽車。這樣一來,上面的熱越多,下面的熱就越少,下麵的熱越少就意味看越寒,上熱下寒,這就是地球目前所處的格局。回到人身上,現在十個人有九個人都認為自己上火,隨便吃一點煎炒的東西喉嚨就痛,臉上就冒皰,其實這就是地的格局的影響。老子不是講「人法地」嗎?自然的格局肯定會影響到人的身上來,這就需要醫者有清醒的頭腦,要能夠把握天地自然的變化。《內經》反復強調:「治不法天之紀,地之理,則災害至矣。」以上我們談到的實際上就是「天紀」、「地埋」、如果不知道這些,冶療上就會出問題。現在很多醫生為什麼還抱定寒涼不放呢?差的也就是這層東西。

站長的其他建置

誰在線上

目前有 65 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

訪客數量

文章瀏覽點擊數
4061

Copyright c 2021 資訊補給站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