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現在位置

肉桂的作用中有「引火歸元」一說,不知出於何書,但此說一出引起不少人的誤解,以為肉桂具有「潛藏」的作用,能夠將上焦之火封藏於下焦,其實不是這樣的。我們處方時可能都有這樣的體會,用點附子不太容易上火,而用肉桂稍多患者就會訴說出現咽痛等「上火」症狀,肉桂不但沒有「引火歸元」反而「促火上炎」。張錫純曾經論述:「附子但味厚,肉桂氣味俱厚,補益之中兼有走散之力,非救危扶顛之大藥,觀仲景《傷寒論》少陰諸方用附子而不用肉桂可知也。」我們再看近現代的火神派用藥,附子可用到一二百克,用肉桂鮮有用到這麼大劑量的,看來肉桂確實比附子性質「活潑」,用之不當或劑量過大會引起火熱上炎。明顯與「引火歸元」一說相矛盾。那麼古人說的引火歸元應該怎麼理解呢,肉桂確實能引火歸元,但它只適用於一種特殊情況:即下焦陰寒過剩,真火無處容身,被迫逃往上焦,口舌咽喉出現上火的症狀或面色紅赤,這是陽氣即將外亡的危重情況,治療無疑是扶陽抑陰,溫補下焦陽氣。補足下焦陽氣後,下焦的陰寒雖然消失了,可是真陽還在上焦浮著沒有歸元。這時下焦的陽氣對上焦的真陽說:「回來吧,下焦已經是我們陽氣的地盤了。」上焦的真陽想回去,可是往下一看,中間的道路仍然是陰雲密佈,汪洋大海,深知自己如果直接往下走,還到不了家就會被陰寒滅掉,所以真陽不敢歸元。這時下焦的陽氣又想辦法了:派人把真陽接回來,要想衝出重圍,接應同伴回家,必須選擇一味性質活潑的藥物,靜而不動的藥物是不能勝任的。我們常說乾薑守而不走,附子走而不守,而前面又曾引用張錫純的論述,肉桂比附子還要活潑。這樣接應是任務就非肉桂莫屬了。有了肉桂的接應,真陽得以安全的返回火宅。因此說肉桂能引火歸元。是幫陽氣找到回家的路,不是硬把陽氣壓到下焦。可以說肉桂的這種作用類似於通脈四逆湯中加蔥白的作用,通脈四逆湯加減法中有「面色赤者,加蔥九莖」,面赤是下焦陰寒逼陽上浮,用通脈四逆湯可以祛下焦陰寒,但上下焦之間的道路不通,而蔥白辛能發散,能通上下陽氣,所以儘管面部有熱還是用辛溫的蔥白,也是「引火歸元」的作用。可以說在經方中,用為引火歸元作用的是蔥白,不是肉桂。那麼腎氣丸中用肉桂不是引火歸元嗎,在《金匱》關於腎氣丸的原文中是找不到用肉桂引火歸元的跡象的。後世趙獻可等人對腎氣丸的作用作了進一步發揮,這就應當另當別論了。可見肉桂能引火歸元,不是因為它能封藏,也不是說能像牛膝一樣引火下行,恰恰相反,是取其「通」性,「升」性。我們平時利用它這種作用的機會不多,因為那是極其危重的情況(在目前的醫療環境下,一般病到這種程度都不找我們中醫看了,所以這種情況我們大家可能在病房都見過,但沒用過)。如果對「引火歸元」沒有清醒的認識,把肉桂用於外感溫熱的咽痛或相火妄動的情況,希望用它把火「引」下來,那只能火上澆油,加重病情。但在用清熱藥的同時用少量肉桂是允許的,可以防止冰扼熱伏,這時是用的其反佐作用,而不能說是引火歸元。由此我們想到了有些醫家用黃連、肉桂治療口舌生瘡,有人以為這就是肉桂引火歸元的證明。如果單用肉桂取得療效的話,我們承認這是引火歸元,可是這裡還用了黃連,再用引火歸元的理論就沒有說服力了。我認為黃連肉桂治療口瘡的機理可以從兩方面來解釋,從整體層面來說,其方名就表達了作用機理:「交泰」。黃連降心火;肉桂升腎水,心腎交泰,恢復了機體的平衡狀態,所以局部的口瘡得以痊癒。另一種機理是通過局部來解釋,口舌生瘡是屬於「火」,黃連能清火,用點肉桂是反佐,防止冰扼熱伏。這兩種解釋都比引火歸元易懂,而令人信服。

或有人問桂能降氣,如桂枝加桂湯、苓桂棗甘湯,既然能降難道不能封藏嗎?我們要看桂能降氣降的是什麼氣,如果降的是陽氣,那麼我們承認它有封藏作用,而恰恰相反,它降的是陰寒上衝之氣,降陰氣正是其昇陽氣的表現。大家看一眼陰陽魚就明白了,象翹翹板一樣,陽氣上升的同時,陰寒就下降了。所以桂能降氣可以說成是:升是原因,降是結果。或又有疑問:桂能平肝,既然能「平」,難道不能封藏嗎,我認為這類似於桂能降氣的問題。桂能疏肝是原因,平肝是結果。平肝仍是用其通散之力,肝氣有郁時就能有肝氣旺的表現,能把郁疏通開,肝氣自然也就平了。就像鞭炮,把火藥裹得緊,封得嚴,它能震耳欲聾;把它的封泥去掉,再放到時候只能「噗哧」一聲就完了。肉桂平肝也是把肝的淤滯疏通開,肝氣就沒那麼旺了,和柴胡、郁金是一個道理,而不是象龍骨、牡蠣、磁石那樣能平肝潛陽。

總之肉桂能「引火歸元」是因為其能走散,而不是因為能潛藏,所以只能用於陰寒逼陽欲脫的危重證,而不能用於一般的相火妄動或外感溫熱等情況。

本文並不能就此畫一個句號,還有一個疑問不能解決:「木得桂而枯」,能克木的為金,「八月桂花遍地開」,金秋時節開花,也表明桂與金有一定的聯繫。既然有金性,就應該有肅降之性,這與前面論述的桂性走散不能統一。或許可以「抵抗論」予以解釋(參看拙文《論藥物的明暗兩性》):「桂花能在天氣肅殺的季節開放,說明其有抵抗肅殺之氣的能力,這就更加證明了肉桂的作用向上向外」,究竟應該看待這個問題,希望朋友們參與探討,給予指教。不管理論怎樣解釋,肉桂比附子更容易使人「上火」是實際情況。

站長的其他建置

誰在線上

目前有 42 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

訪客數量

文章瀏覽點擊數
8517

Copyright c 2021 資訊補給站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