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現在位置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有沒有注意過這樣的事例:某甲平素沒有不適的感覺,但在體檢時發現血壓為160/95毫米汞柱(參考範圍為90~140/60~90mmHg),於是就被診斷為高血壓病,可是當使用降壓藥物(正規用藥)將血壓降至120/75mmHg後,反而出現了頭暈乏力、四肢倦怠、黑蒙等症狀,生活品質大為降低。某乙自覺身體非常不舒服,感到明顯的乏力、頭暈、疲倦、納差、心煩、失眠,到醫院作了各種檢查卻仍然得不到一個明確的診斷,因為各種檢查化驗的結果都顯示為正常。這時,醫生也常常束手無策。而諸如植物神經紊亂、癔症、亞健康等,治療上也無良方。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這是因為在西醫學概念中,化驗和檢查的結果是診斷疾病的唯一依據,它只注重單個指標的數值大小或是某一器官的形態變化,如果你在檢查中發現某個指標出現異常,或是某個臟器形態發生變化,不管這種異常對你的正常生理狀態是否產生了影響和破壞,這時西醫就會告訴你這是“病”,就需要治療。至於治療之後身體出現不適,西醫就不管了,他們認為,只要指標正常了,治療的目的也就達到了。而當人體生理狀態受到影響,產生了各種不適,但在化驗檢查中又發現不了什麼異常的時候,西醫就不承認這是疾病,化驗不是好好的嗎,怎麼會有病,肯定是心理因素。既然不是病,那當然也沒有治療的手段,這就是只注重化驗檢查而不注重人體內在平衡在疾病中的意義所造成的。

 

    在上一章裏我們講到,人體是一個複雜的有機體,各個組織器官和各種物質成分之間並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相互聯繫、相互制約的,這樣人才能成為一個有序的整體,才能夠完成各種複雜的生命活動。因此,我們可以把人體看成是一個複雜而完善的系統,當系統中的各組成部分處於協調、平衡狀態時,系統就能正常運轉,換句話說,雖然每個人的強弱、胖瘦、高矮各不相同,但只要人體各組織器官和物質成分之間處於一種互相平衡、相互協調狀態時,機體就處在健康狀態,反之,則是疾病狀態。在這種整體—平衡理論指導下,中醫學提出了一個與西醫學迥然不同的健康與疾病的概念,那就是不再把單個的化驗、檢查指標作為判斷健康與疾病的標準,而是將機體的內在的整體平衡狀態作為判斷健康與疾病的標準。西醫學所做的各種化驗指標或檢查結果只是表明一種存在,當它們有異于正常的參考數值範圍時,我們需要將這些異常的資料和人體的整體平衡結合起來考慮。如果這些化驗、檢查結果的異常對人體的整體平衡造成了破壞,人體出現了一系列不適的症狀,我們才能診斷為疾病。反之,如果這些化驗、檢查的結果只是人體在某一特定生理狀態下的一種特定表現,它的異常並沒有造成機體內在平衡破壞的,那就不能稱之為疾病。比如說,人在受到驚嚇時,由於交感神經興奮,會導致心跳加快、血壓升高,但這種心跳加快和血壓升高是和人在受到驚嚇當時的狀態相適應的,當外界刺激消除後,心跳和血壓又會恢復到正常狀態,所以,在受到驚嚇時的心跳加快和血壓升高就不能認為是疾病。

 

    關於檢查和疾病之間的關係,我還想再舉個例子。大多數人都認為骨質增生是一種無藥可治的“疾病”,事實真的是這樣嗎?在這裏我可以說,骨質增生被認為是一種“疾病”,就是把檢查作為診斷疾病的唯一依據所導致的錯誤結果!為什麼這麼說?我們先來看看骨質增生形成的原因:人體的關節、脊柱周圍都有關節囊、韌帶、肌腱(這些組織也就是俗話講的“筋”)等軟組織包裹和連接,人在長期活動的過程中,這些軟組織會因為牽拉、收縮、摩擦、損傷而逐步老化,除了自身的彈性和韌性降低外,還會在它和骨組織連接的部位發生鈣離子沉積,導致局部軟組織鈣化,這些鈣化的軟組織就是我們在X光片上看到的“骨質增生”。因此,骨質增生可以說是人體骨骼周圍軟組織老化的一種生理表現。如果不信,你可以隨便找個60歲以上的人去拍頸椎或腰椎片,X光片上百分之百都會有骨質增生的表現,你能說骨質增生是疾病嗎?

 

    從某種意義上說,我認為骨質增生就和人年齡大了頭髮會變白、皮膚會起皺紋的道理是一樣的,是人體骨骼、軟組織老化的一種表現,有誰會把頭髮白、皮膚有皺紋當作是疾病呢?

 

    那有人要問了,既然你說骨質增生不是疾病,那麼引起老年人頸腰背痛、關節酸痛的原因又是什麼呢?我們假設骨質增生是引起老年性頸腰背痛和關節疼痛的原因,那麼,除非開刀將增生的骨質割除,其他任何一種治療方法因無法去除增生的骨質,所以對骨質增生的治療來說,都應該是無效的。可事實上多數骨質增生患者的疼痛往往不是持續的,疼痛只是在勞累、受涼、過度活動的情形下才會出現,而且絕大多數的骨質增生患者經過藥物、推拿、理療等綜合治療後症狀會緩解和消失,這是什麼道理呢?如果骨質增生不是老年性頸腰背痛和關節疼痛的根源,那引起老年性頸腰背痛和關節疼痛的根源又是什麼呢?我們前面講了,骨質增生的實質是和骨關節相連的關節囊、韌帶、肌腱等軟組織的鈣化,而這些軟組織的鈣化部分和未鈣化部分在物理性能(如彈性、韌性以及熱脹冷縮性等)上存在較大的差異,因而當活動過度、受涼、勞累之後,在這些軟組織的鈣化部分和未鈣化部分的交界處,會產生一些無菌性的炎症,這些炎症才是引起骨關節疼痛的根本性原因。而這些無菌性炎症,目前的化驗、檢測手段都無法測出它的存在,這使得以檢查作為診斷疾病依據的西醫學錯誤地把骨質增生作為老年性頸腰背痛和關節疼痛的病因,而建立在這個理論基礎上的手術治療既增加患者的經濟負擔,又無法使疾病治癒。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到,如果將檢查作為疾病診斷的唯一依據,我們對疾病的認識會犯多大的錯誤,這種錯誤又會給疾病的治療帶來多大的危害!

 

    中醫並不是排斥現代的檢查,而是強調把檢查和人體的內在平衡有機地結合起來,將人體的內在平衡作為判斷健康與疾病的最終依據。在中醫上,把這種以機體內在平衡為著眼點的健康狀態稱為“陰平陽秘”,當“陰平陽秘”的平衡狀態被打破,這就產生了疾病。瞭解了這一點,再回過頭來看前面的例子,我們就很容易理解,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形了。第一個病例中某甲雖然有血壓值偏高的事實,但他的“高血壓”是與他內在各系統的運轉相適應的(當然,判斷機體是否處於平衡健康狀態,不是簡單地看病人有無不適症狀,而是要通過對患者的望、聞、問、切來綜合得出結論,這在以後的章節中會專門介紹),也就是說,在某些特定的因素影響下(如老年人的動脈硬化、血黏度增加、血流速度減慢等),機體內在調節系統會根據人體的特定情況來調整自身的血壓,從而維持重要器官的供血和供氧。在本例中,160/95mmHg的血壓狀態就是人體自身調節的結果,而且這個調節是適度的,它並未破壞人體的內在平衡,所以人體感覺舒適,沒有疾病的徵象表現出來。相反,如果低於這個血壓水準,那就會導致大腦和全身的組織器官缺血缺氧,這就是服用降壓藥後人體反而出現頭暈乏力、四肢倦怠、黑蒙等疾病症狀的原因。第二個病例中某乙雖然在檢查中沒有發現異常情況,但他體內的“陰平陽秘”狀態已經受到破壞(至於是什麼破壞,我們可以通過望、聞、問、切等手段來獲知,這在後面的內容中我們會一一來進行探討),但對於這種破壞現代儀器又無法檢測出來,所以雖然化驗檢查正常而人體卻感覺不適。從這兩個例子中我們也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那就是將人體內在平衡的破壞作為疾病的概念,應該是更為貼切的。

 

    人作為一個**,生活在複雜的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之中,同時,人作為有別於一般生物而存在的高級動物,又有著自身極其複雜的思維、心理活動,因而人體的內在平衡時刻會受到自身或外來的影響。但一般情況下,這兩個因素都不會破壞人體內在的平衡而導致疾病,比如我們時刻都在和細菌、病毒接觸但並不會被感染而生病。再比如季節更替,外界溫度不斷地在變化,但人體體溫卻能始終恒定在37℃,等等。那是因為,人體有著自身的防禦機制和調節機制,可以及時抵禦各種外來因素對機體的侵害,並調適機體的內在平衡,從而有效對抗內、外界因素對人體產生的不利影響,避免疾病的發生。機體用以實現上述功能的兩大體系就是:①防禦體系。它主要負責對外來傷害的防禦,包括:免疫系統(抵禦細菌、病毒、真菌、支原體、衣原體等微生物對人體的侵害)、修復系統(使機體受到外來損傷後能及時修復,而不致使組織器官功能受損)、應激系統(使機體在受到傷害後的損傷程度降到最小)。②調節體系。它主要負責機體各組織、器官、系統的正常、協調運轉。

 

    我們知道,人體基本生命活動的完成有賴於呼吸系統、循環系統、消化系統、泌尿生殖系統、運動系統、神經系統、血液系統、內分泌系統這八大系統的正常工作,而要使這八大系統成為一個統一的整體,人體就要有一個完善的調節體系來協調這八大系統之間的關係。對人體來說,這個協調工作主要是通過中樞神經系統、外周神經系統和內分泌系統來實現的。中樞神經系統是人體的指揮中心和司令部,它時刻監控著機體各組織器官和物質成分的微小變化,並隨時根據機體的實際情況發出相應的調整資訊,這種調整資訊通過外周神經傳遞到各組織器官,從而實現對人體內在平衡的直接調控。同時,它又控制著內分泌系統,通過對內分泌系統的調節來改變體內各種激素的水準,從而增強或減弱某一臟腑的生理功能,以此來協調各臟腑之間的工作狀態,並實現對人體內在平衡的間接調控。通過這兩方面的調控,機體內環境能夠盡可能地保持在一種基本恒定的狀態下,以最大限度地保證機體的健康。

 

    調節體系和防禦體系共同構成了人體抵抗和適應內外刺激的一種能力,中醫將人體的這種能力稱為“正氣”,它是護衛人體內在平衡的主導因素,有了它的正常運轉,人體才能在和各種微生物的日常接觸中不被感染,才能在寒來暑往的季節更替中維持恒定不變的體溫,才能在起居勞倦、喜怒哀樂中保持臟腑的正常運轉。換句話說,只有“正氣”充足,人體才能在各種複雜的內外因素影響下仍然保持健康狀態,中醫學稱這種現象為“正氣存內,邪不可幹(侵犯、干擾的意思)”。

 

    前面已經提到了,人作為一個**,時刻都受著外界或自身的影響。外界的影響比如各種氣候變化、細菌、病毒、外傷等,自身的影響如情緒變化、飲食勞倦、臟腑功能失調等,當這些內、外界的影響超過了人體“正氣”所能調節的範圍,它就會對人體的內在平衡造成影響,從而導致疾病的發生。中醫學稱這些造成機體內在平衡失調的因素為“邪氣”。這也就意味著,任何疾病的產生,主要取決於“正氣”與“邪氣”之間的力量對比關係。如果“正氣”勝過“邪氣”,那就不會產生疾病;而如果“邪氣”勝過“正氣”,那就會導致疾病的發生。“邪氣”勝過“正氣”,常見的有兩種情況:一是“邪氣”過盛,超過正常“正氣”所能抵禦和調節的程度;二是“正氣”不足,無法正常抵禦“邪氣”。

 

    首先,我們來探討“邪氣”因素。“邪氣”從來源分可分為“外來”和“內生”兩大類。外來的“邪氣”主要可見於下列情況:①各種氣象因素,如風、霜、雨、露、雪、霧等對人體的傷害;②氣候反常,如冬季反暖、春季反寒以及驟冷驟熱等對人體的影響;③細菌、病毒或其他致病微生物造成的各種感染等。內生的“邪氣”可見於下列因素:①情緒變化,如喜、怒、憂、思、悲、恐、驚等對機體內在平衡的影響;②飲食起居,如暴飲暴食、飲食不潔、起居無常、房勞過度等對人體內在平衡的影響;③臟腑功能的亢進或衰退對人體內在平衡造成的影響。當這些內外界的“邪氣”對人體的影響超過了正常人體所能防禦、承受和調節的能力時,人體內在的動態平衡就會被打破,從而出現各種疾病。比如我們平時雖然時刻和微生物接觸但並不會被感染,但某些毒力強、破壞力大的微生物(如引起各種傳染病的致病微生物)卻能使正常的人體感染而出現各種疾病。又比如正常的四季更替對人體不會產生影響,但氣溫忽冷忽熱或四季氣溫反常常會導致人體疾病的發生。再比如,正常而有規律的飲食能給人體提供必須的營養,但如果飲食過度,則又會損傷人體的消化功能,從而導致疾病的發生。這都是因為“邪氣”過盛,超過了人體“正氣”防禦和調節能力所致。

 

    接著再來看看“正氣”的因素。我們日常和各種細菌、病毒時刻接觸,但並不會出現疾病,但當我們受涼、汗出受風或過度疲勞時,細菌、病毒就會乘虛侵犯人體,引起感冒發燒等疾病,這就說明,人體自身防禦、調節能力的下降(也就是“正氣”虛弱)也是導致疾病發生的另外一個重要因素。

 

    根據形成的原因和性質不同,我將“正虛”分為暫時性和積累性兩大類。所謂暫時性正虛,是指人體在特定環境下出現的機體短時間內的防禦和調節能力的下降。比如說出汗時毛孔疏鬆,外界的致病因數就容易乘虛而入;睡眠時,血液迴圈和新陳代謝減慢,人體的防衛和調節功能也隨之減弱;遇冷時血管收縮,局部抵禦和修復損傷的能力就會下降;等等。暫時性正虛只是人體在特定的因素下出現的一種狀態,隨著特定因素的消除,正虛也會隨之消除。比如說,睡覺時受寒而引起的感冒,是因為在睡眠和寒冷這兩個特定狀態下,人體對外的防衛能力暫時性下降,導致外邪乘虛侵入人體而造成感冒的疾病,疾病產生後,原先特定狀態下的暫時性正虛也就消失了。

 

    所謂積累性正虛則是指人體臟腑功能衰退,從而導致防禦、調節能力下降的一種正虛類型。比如久病耗損、房勞過度、營養不良、過度勞累等因素導致的正虛就屬於積累性正虛,中醫通常所說的正虛,也往往就是指這一類積累性的正虛。積累性正虛的形成,和人體的基本物質(如元陰、元陽、氣、血、津液等,關於這些物質,我們在第六章中還有詳細的介紹)過度消耗有著密切的關係,這種正虛一旦形成,就不會隨形成因素的消除而消除。正氣和人體物質之間的關係,我們可以通過一個比喻來形象地理解,人體就好比一個國家,人體內的物質就好比國家的國庫,而正氣則相當於一個國家的國力,國庫充盈則國力強盛,國力強盛,別的國家就不敢來侵略和欺淩。同時,國力強盛,國家內部就會安定,百姓都能安居樂業。所以,人體內物質的充足是正氣旺盛的決定因素,也是人體抵抗外界邪氣侵襲和維持內在臟腑正常運轉的重要保證。瞭解了正氣和邪氣這兩個因素與疾病之間的關係之後,對任何疾病都應該從兩個方面去探討:一方面是邪氣盛,另一方面是正氣虛。疾病在“正”與“邪”這兩個對立面上的側重點不同,反映出來的疾病的本質也是不同的,所以在治療時需要採取的方法也應該是不同的。比如說感冒,受寒引起的感冒和體質虛弱引起的感冒在性質是完全不同的,前者的本質是邪氣盛,後者的本質是正氣虛,所以在治療上前者應該祛除邪氣為主,後者應該扶持正氣為主。如果遇到正氣虛弱的疾病卻採用了祛邪的治療方法,那不但邪氣不能祛除,反而會導致本來就已經不足的正氣更加衰弱,使得疾病纏綿難愈,甚至越來越重。這種不顧正氣虛弱、一味祛邪的治療方法,中醫有個很恰當的比喻,叫作“開門揖盜”。如果家裏只有老弱人士,這時候有強盜來搶劫,我們應該如何應付呢?當然應該緊閉門戶,等待強壯的青年來救援。這個時候如果不顧自身的力量,打開家門和強盜拼打,不但不能擊退強盜,反而會導致家破人亡。如果正氣並不虛弱,而邪氣過於旺盛,或者是暫時性正虛,等邪氣侵入人體後正虛已經恢復,這樣的疾病又該如何治療呢?當然應該以祛邪為主。如果這個時候不祛邪而去補益正氣的話,也會導致疾病的加重。中醫把這種邪氣盛而去扶持正氣帶來的後果比喻為“閉門留寇”。意思是強盜進入屋裏了,看到家裏有強壯的青年,肯定不敢輕舉妄動,就會從開著的家門悄悄溜走;但如果偏要緊緊關閉家門,盜賊看到沒退路了,那只好拼死廝殺,最後的結果只能是兩敗俱傷。

 

    因此,能否正確處理好疾病過程中的“正虛”和“邪盛”的關係,是決定治療效果好壞的重要因素。而處理好“正虛”和“邪盛”的關鍵,就是要把握好中醫的整體—平衡觀,從疾病表現出來的各種徵象中去推斷體內平衡被破壞的情況,正確判斷出是“正虛”或是“邪盛”,從而給予恰當的治療。

站長的其他建置

誰在線上

目前有 128 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

訪客數量

文章瀏覽點擊數
3569

Copyright c 2021 資訊補給站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