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現在位置

在《張步桃解讀傷寒論--藥物篇》第31頁,談到仲景先生《傷寒論》是根據《黃帝內經》的學術思想,開創了「汗、吐、下、和、溫清、消、補」八法治療病症。比如麻桂系列是汗法,瓜蒂散、梔子系列是吐法,承氣系列是下法,柴胡系是和法,四逆輩是溫法,白虎系是清法,五苓散、豬苓湯是消法,理中湯等是補法。讀者可以參閱該書了解仲景先生神乎其技靈活運用八法,達到治病效果。

本文要談的是東漢仲景之後,魏晉南北朝的徐之材,創制「宜、通、補、瀉、輕、重、滑、澀、燥、濕」十劑療法,以回顧仲景先生的先知灼見,為後世開啟十劑的創制思想基礎。

談方劑,要從商朝的宰相伊尹談起。自古英雄不怕出身低,孟子就說:「伊尹,聖之時者也。」伊尹是廚師出身,也是中國製作湯液的鼻祖。他能將各種素材調和製作出色香味俱佳、美味可口的菜色。當上宰相之後,調和鼎鼐,政通人和,正如老子所說:「治大國若烹小鮮。」

我們從事醫學的人要懂得辨證論治,化繁為簡。為國家生民大計的政治家或政府官員更應懂得「調和鼎鼐,政通人和」、「治大國若烹小鮮」的道理。如此醫家能冶病如神,政治家也能如廚師將食材調和,將不同族群意見融合一體,專注經濟,為民興利,使國家社會呈現色香味俱佳的祥和景象。

談到這裡,並看到現在國家、社會對立的亂象,讓我想起幾次去馬來西亞、新加坡演講,看到他們路上行人、車上乘客,甚至卡車、工程車上有馬來人、華人、印度人、印尼人,大家相安無事,充滿喜悅,為何我們有些政客總喜歡挑起族群或階級對立而虛耗國力?我多次在不同場合勸勉同道或學生,做為醫家除要有慈悲心外,還要有商朝伊尹「調和鼎鼐」的功夫,才是病患與家屬的福氣。

仲景方與十劑療法

仲景先生比魏晉南北朝的徐之材早很多年,但根據徐之材先生歸納的「宣、通、補、瀉、輕、重、滑、澀、燥、濕」用方分類十劑,我們可回溯探討如下:

1.宣可決壅

仲景先生的梔子豉湯、瓜蒂散,當胸膈積水痰飲或胸口緊悶造成不通,就可用這二個方劑催吐。

2.通可行滯

由於水份囤積身體某部位,導致泌尿系統小便不利,或痰飲導致身體組織異常,仲景先生用五苓散、十棗湯通利。尤以十棗湯內有大戟、甘遂屬大戟科,而芫花則屬瑞香料,含有強烈生物鹼,屬峻烈之品,而以利尿法使腹水消退,達到通可行滯的療法。

3.補可扶弱

我們身體因正虛而受外邪致病,因致病而體更虛弱,如心臟虛弱、低血壓導致畏寒肢冷、腦部缺氧或脾胃虛寒、脾失健運,仲景先生就用四逆輩的四逆湯、真武湯、附子湯、理中湯或小建中湯等滋補方劑治療。

4.瀉可去閉

閉與滯相較而言,閉較滯為嚴重。瀉可去閉,仲景的代表方有陷胸湯、承氣湯、抵當湯系列,因為這些方都有大黃製劑。一般宿食、宿便因發酵,使大腸蠕動不良,有時到發高燒不退,藉大黃生物鹼可清宿食宿便。在陽明病可以找到「拈衣摸床,神昏譫語」症狀,與現代的腦膜炎症狀相同,都是高燒引起,用瀉法可治危急重症。

5.輕可去實

這「實」是指八綱辨證的「陰、陽、表、裡、寒、熱、虛、實」的實,實就是實證。邪氣實,如風邪、寒邪導致實證,用葛根湯、麻黃湯等,內有麻黃,麻黃與木賊同樣,都是輕劑,輕劑通常有發散作用,達到去實效果。

6.重可鎮怯

所有礦石介殼類藥材都有鎮靜作用,仲景的代表方如旋覆代赭石湯,就是藉代赭石的重達到鎮逆、降逆,如氣逆噁心、食道逆流,用本方效果就很好。依我臨床經驗,服本方,我會交代患者大小便如出現紅色,是因代赭石是紅色的,不用擔心。又如腦內壓、腦血管病變、中風或腦異常放電造成癲癇,用柴胡龍骨牡蠣湯,龍牡就可達到重鎮效果。

7.滑可去著

「著」是指病邪附著在人體某一部位,如腸胃消化系統障礙,大便已從腸管直腸到肛門,但就無法排出,只差臨門一腳。仲景方的代表就是豬膽汁方、蜜煎導方、土瓜根方,都是「去著」方。另外,我認為豬苓湯的滑石、阿膠均可潤滑,所以豬苓湯加車前子、冬葵子,也可去著去結石。

8.濇可固脫

「脫」是因虛而脫,如不停流汗導致亡陽,即陽氣衰竭而死。又如脫肛,由氣虛引起下利便膿血。仲景方如赤石脂餘禹糧湯、旋覆代赭石湯、桃花湯,都有收濇作用。臨床上,我還選用五倍子、蓮蕊鬚治脫肛,效果不錯。

9.燥可去濕

傷寒之邪,得濕而不行,濕的特性是趨下、黏膩,使人全身困重,甚至不良於行。仲景代表方是麻黃連軺赤小豆湯,赤小豆就是很好的利濕藥。臨床上,我會加薏仁、白朮,因為薏仁可宣痺止痛,去濕除濕,如此因濕而痺而痛的症狀就可減輕,白朮也因除濕燥濕,使脾胃腸管水份減少,就可達到健運脾胃的效果。

10.濕可潤燥

脾是喜燥而惡濕,肺是喜潤而惡燥,因此主呼吸系統的肺,一旦過於乾燥缺乏水份就會乾咳,甚至咳 血。仲景的代表方,就是麥門冬湯、黃連阿膠湯、清燥救肺湯。阿膠可以滋陰養陰,達到潤燥的目的。

以上是南北朝徐之材先生創制的治病方劑,區分十類,又稱十劑。我只略做引述仲景方,讓我們回溯早於徐之材的仲景先生用方。徐之材的十劑,嚴格來說,應該屬於「治療原則」,也是《內經》治則的「正治法」。只要我們能靈活運用,自然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張氏湯方藥物組成表

我始終有一個看法,中醫治病講究辨證論治,就如同軍事家作戰要先研讀兵法,包括用兵原則,兵力部署,火力配置,古代兵家用兵致勝經驗,如諸葛孔明的八卦陣法(或稱八陣圖)等等。了解兵法之後還要有精良的武器,充足的彈藥,後勤補給,武器中的手槍、機槍、直射砲、曲射砲,各有不同戰鬥戰術需求,要相輔運用。我們醫家亦然,先要詳研《黃帝內經》,再深入了解藥物學、方劑學,每味藥有每味藥不同性味功用,每一方有每一方立方原則,如靈活運用,就可像商朝廚師出身的宰相伊尹,調和鼎鼐,達到冶病效果。

所以,我從醫三十多年,初期花了很多時聞研讀古籍,尤以仲景先生的《傷寒》、《金匱》,讀了三千餘遍,每次有不同的領悟、心得,再結合臨床後,更覺仲景方的奧妙與神奇。我也花了很多時間將仲景方重新整理,在《張步桃解讀傷寒論--藥物篇》就有列出表解,本書第36至41頁也再次列出,以方便讀者了解。

這個「傷寒論湯方藥物組成一覽表」,我參充考明末清初大醫家徐靈胎的《傷寒約方》、柯琴的《傷寒來蘇集》及清末民初醫家姜佐景先生的《傷寒論精簡讀本》歸納整理而成。其中姜佐景的《讀本》與徐靈胎的《約方》很近似。姜佐景的老師曹穎甫,又名曹家達、曹拙廬,因善用承氣湯,後人稱曹承氣。大家都了解承氣系列藥力強,往往一帖靈光,故又稱曹一帖。曹穎甫鄉音太重,常難與病患溝通致來診者寡,但經姜佐景整理《經方實驗錄》內容珍貴,可資參考。

「傷寒論湯方藥物組成一覽表」共117方,分桂枝、麻黃、葛根、白虎、承氣、梔子、柴胡、瀉心、四逆、甘草、丸劑雜療等系列。我個人有些不同的看法,如大陷胸湯、大陷胸丸有大黃,而歸承氣系列。十棗湯無大黃,何以歸承氣?我思考因有大戟、甘遂、芫花,都是峻烈利水劑。瀉心湯類有旋覆代赭石湯,而無黃芩、黃連,但很明顯地是生薑瀉心湯去芩、連、乾薑,加旋覆花、代赭石而成,基於方劑組成演變,仍歸瀉心湯類。四逆湯中,當歸四逆湯、當歸四逆加茱薑湯並無附子、乾薑,為何歸四逆湯類?原來是臨床出現四肢逆冷現象,其方藥作用和四逆輩接近,故歸四逆系列。最後是麻黃升麻湯,如照徐靈胎、姜佐景見解應歸麻黃系列,但我卻認為本方雖有麻黃、甘草,只少桂枝,但主治卻與麻黃湯證無關。本分方只治上熱下寒症,上熱是指咽喉不利、吐膿血,下寒是下利,共十四味藥,其中茯苓、白朮、乾薑、甘草幾乎屬於理中湯、四君子湯架構,是針對下利的,而針對上熱用天冬、石膏、甘草、升麻則治咽喉不利、吐膿血的 。

方劑分類,見仁見智,如《傷寒論》中有很多條文,究竟應排列歸納六經中的哪一經,各有見地,以梔子系列為例,就分別出現在〈太陽病中篇〉、〈陽明病篇〉〈瘥後勞復食復陰陽易病篇〉。至今大陸傷寒專家學者亦未提出意見及看法。我經三十多年對《傷寒》、《金匱》投入很多心力,配合臨床經驗,將117方調整作出本表,讀者可能發現有不妥之處,但不影響《傷寒》本身價值。

仲景談方劑,他認為方是方,劑是劑。《醫宗金鑑》提到:「方者一定之法,法者不定之方也。古人之方即古人之法寓焉。立一方必有一方之精義存於其中,不求精義而徒執其方,是執方而昧法也。」例如清震湯治雷頭風,頭面長疙瘩到底什麼是病?雷頭風與現代病名可有相似之處?我曾查閱中西病名對照,幾乎無從相對應。經我多年思考其組成之荷葉、蒼朮、升麻的藥性,讓我想到蒼朮能吸收吞噬人體某一部位組織液或滲出物,經蒼朮吸收後腫脹消退,也因此我用在腦瘤、積水,療效令人滿意。如腸胃積水,濕用蒼朮或同科之白朮使腸內水份減少而痊癒,如平胃散、四君子湯;進而婦人帶下用蒼朮、白朮或健運脾胃的山藥。這也是一方立寓,一方必有一方之精義。

早期台灣老一輩中醫常感嘆,台灣中國醫藥學院與大陸各省同步成立,卻處於單打獨鬥、師徒相授方式研發中醫藥,不若大陸以集體力量投入研發,資訊交流廣泛齊備。台灣學習中醫,學藥僅憑汪昂的《本草備要》,學方即《湯頭歌訣》或《醫方集解》,資訊奇缺。汪昂根據《醫方集解》整理出《湯頭歌訣》,完成時已八十多歲高齡,令人敬佩。至於《醫方集解》是從藥物特性分類,首從補養之劑第一方六味地黃丸到最後一章經產之劑,姑不論是否允當,但我們研讀可按序按圖索驥。《本草備要》《湯頭歌訣》《醫方集解》都淺顯易懂,可能與汪昂用北京官話用語有關。不像陳修園講的幅州話,編出的「時方歌括」用北京官話唸起來就拗口。

從徐之材的十劑,我補充了仲景先生《傷寒論》湯方藥物的組成,不外希望讀者肯定傳統醫學的價值。十年前中研院院士何大一用雞尾酒療法治AIDS轟動一時,但後來又不了了之。何大一對AIDS病症的研究精神,令人感佩,值得效法。但他的雞尾酒法,我們深入探討,用的就是將不同素材混在一起的「和解法」。而和解法,仲景先生最有名的就是小柴胡湯,它是由柴胡、人參、黃芩、半夏、甘草、生薑、大棗組成,小柴胡湯被稱為後天湯,即是能增強後天免疫功能。

根據媒體報導,日本有十二所大學研究小柴胡湯對AIDS有相當作用,也讓我們感受到國外校際間相互支援研究的精神。不像我們中醫孤軍奮戰,單打獨鬥,甚至被現代醫學排擠。如洗腎病患被批評吃太多中藥,很不公平,為何大家不思考西醫動不動就讓病患服類固醇的副作用。有一位女孩,月經兩個月未至,服了類固醇,體重從二十七公斤升到九十公斤,也是一口中藥都未服,又如何解釋?如果何大一先生用雞尾酒療法治AIDS就可當上中研院院士,那自仲景以後的歷朝歷代醫家治癒解無數怪病,豈不是每位都可當上中研院院士!

所以,我常勸勉同道或患者對傳統中醫學要有民族自信心,前面提的小柴胡湯,我也用在飲食不當、上吐下瀉。如2005年12月一位從部隊回家休假的預官,由於飲食不潔中毒,導致上吐下瀉送醫院急診,因其母親是我們學員,來電話求診,我用小柴胡湯止嘔吐,胃苓湯止下瀉,再加神麴和胃,次日其母來電,腹瀉已痊癒。又如近日有孕婦感冒喜嘔,我以小柴胡湯加葦根等藥,很快止嘔,又可安胎,讓孕婦化險為夷又不傷胎兒 。

近來有一女患者,因家族遺傳肥胖症,加上嗜食又不運動,體重節節上升,照媒體廣告尋醫減重,服了諾X婷,致眼皮鬆弛,睜不開,現代醫學稱「重症肌無力」,前行政院長唐飛也曾罹患,手術胸腺瘤依然未改善,服類固醇大力丸只能短暫控制。我曾看過這位1976年次的病患,醫生告訴她一輩子眼皮不會改善,傷心異常。我用健脾補氣藥,原因是脾開竅於口唇,上下眼皮屬腸胃系統,所以用健脾補氣,又過兩週改七味白朮散,效果很好。如單純口唇乾裂用甘露飲、七味白朮散配合運用。

有位1949年次的婦女,臉部紅赤充熱,皮膚搔癢,這是血管擴張。我們思考,口唇與腸胃系統有關,這是臟腑辨證,而陽明經上升頭面,是從經絡辨證,也是一種熱象,所以要用辛涼解表和解之法。我以小柴胡湯、竹葉石膏湯加桑白皮、玄參,很快就痊癒。在治療這位婦女的同時,一位跟診同學問我「虹彩炎、眼出血」用小柴胡、竹葉石膏湯,為何面部紅赤、灼熱感也用同方。殊不知所謂「異病同治」道理,不同病症用同方,就是異病同治。而「同病異治」又不同,例如頭痛,由於病因不同,用方就不同,可能因牙痛引起,就用甘露飲,緩解牙神經傳導腦神經而痛。因外感邪入半表半裡,就用小柴胡湯。中醫絕非腳痛醫腳、頭痛醫頭。

現代醫學儀器很進步,也找到很多病灶,但也有很多無法確診的,有人因牙齦出血,現代醫學說是牙周病,打了止血針未改善,又在大腦打了兩個洞,大動干戈,為的是找出出血點,再從出血點以燒灼方式止血,卻未見效。聽後令人哭笑不得。《內經》明白告訴我們「熱傷陽絡則吐衄,熱傷陰絡則便血」,故肚臍以上是陽絡,以下為陰絡,齒衄、鼻衄、目衄、上牙齦出血是足陽明胃經,下牙齦是手陽明大腸經,所以面赤腫痛、鼻衄、牙齦出血、口唇紅腫,都是陽明上升頭面,用甘露飲、清燥救肺湯加藕節、白茅根、花生衣、仙鶴草,有時一包藥就痊癒。

有同學稱我是仲景轉世,我豈敢當。但大家如能熟讀《黃帝內經》,精研《傷寒》、《金匱》,熟記方劑組成、方義,進而對藥理作用機轉有深刻了解,社會民眾對傳統醫學必會刮目相看。也許你就是下一個華佗、扁鵲或仲景。

 

站長的其他建置

誰在線上

目前有 43 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

訪客數量

文章瀏覽點擊數
8118

Copyright c 2021 資訊補給站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