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foto1 foto2 foto3 foto4 foto5

現在位置

在母親的作妨里, 在她的指揮下,我制葯、制湯劑、散劑、丸葯、膏葯、葯酒……。

那時我不喜歡自己一身的葯味,時常為自己一身的葯味而難過。因為人們普遍不喜歡葯味。我沒想到幾十年後的今天,到中醫院或路過中葯店我都要做深呼吸,就象現代人到氧吧吸氧一樣。中葯味能打開我全身的細胞,可能就是那時候被毒化了,至今留有毒癮。

母親看病過於活泛,真是不適合在醫院工作。當有中年婦女領著病懨懨的女兒來看病,診過脈後,母親就把中年婦女拉到一邊說:「你這當媽的糊涂,該給姑娘找婆家了,不要等出了事……。」

著實說,母親的性格不適合做媒婆,但母親卻為此沒少給人撮合婚姻。後來我繼承了母親這一傳統,也給人做媒,因為我知道,好多好姑娘在青春期把控不好會一失足成千古恨,這與道德品質無關,適當地幫她們一把有益她們一生。我看《西廂記》,看張藝謀的《我的父親母親》,看到的就不是愛情而是發情。因為與我在 母親診所中看到的情況是一模一樣的。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從醫學角度看待人們所說的愛情了。後來又從哲學角度,心理學角度……。

有一位叫小珍的姑娘,反應強烈得讓母親和幫助母親的我沒少費心。她媽媽除了暴打她沒有別的辦法。她反應強烈到已不能好好地處對象了。曾有一個很不錯的小伙子與她相處。她把他領到我們家,她不敢讓她自己媽知道。母親為了促成他們締結婚姻,留這小伙子吃飯。我陪這個小伙子下棋。小珍不去幫我母親做飯,老是過來住這小伙子身上貼。當時我才十二三歲,把我恨了個牙根疼。從我家吃完飯出去,兩人到城外散步,她往玉米地里拉這小子,把人家嚇跑了,再也不見她。越是遭到拒絕她越瘋狂。除了母親極力安撫他,人們全嘲笑她。最後只有一個病歪歪的,做過大手術、無爹無媽、身無分文的小子沒跑,被她拉上了床,這個床是她所在的紡織廠女工宿舍。女工們故意等到時候,領著保安,砸開房門,把他們堵在屋里。這個讓老天做了生物試驗的女人在瘋狂半生之後,削發為尼出家了。

也有一些中年婦女,輕佻,放蕩,看到男人眼睛就發綠,有一個婦女來看病,說她夜夜夢與鬼交。母親這邊正給她開方哪,她看到我父親在里屋躺著看書,就蹭過去要躺在我父親身邊。我大怒,可母親只是琢磨方子,並不理睬她在干什麼。

母親不從道德角度看待女人作風問題的態度影響了我。男人和女人的“發情”永無休止,中醫沒有心理學這一科,但母親在她的行醫生涯中,一直沒有把這心理的,精神的疾病從她的醫療範圍內剔除出去。她沒學過心理學,也不懂哲學,她僅靠她所學的中醫理論去醫治和處理問題。

母親對精神類疾病的態度和看法與西醫有很大不同。我一直關注西醫對精神疾病的研究。母親去逝近三十年了。這期間心理學發展是極為迅速的。可我發現,其科研成果並沒有超越母親所在的中醫認識範疇。

對小珍,母親知道是怎麼回事,對其它的女人,母親也知道怎麼回事。

母親治不孕症很名,很多人來找她治。有一次她給一個女人診過脈後並不開葯,只聊天。我那時對母親看病不感興趣,坐在一邊看我的書。那年代還沒有心理醫生,更沒見過心理療法。病人是位中學老師。很高雅的,談著談著,突然那老師大驚小怪地一喊嚇我一跳,她拍手叫道:「天,我明白了,這麼說,那些犯作風問 題的女人是因為有生理方面的要求?」那時還沒有“性冷淡”這一說法。母親診脈摸出來了,正在啟發,誘導她,她這是剛開了竅。

一個不孕婦女,丈夫有了外心,要與她離婚。她不肯,被丈夫打折了三根肋骨。她悲痛欲絕,哭天搶地,我很氣憤。回家跟母親說。母親平靜地說,這麼打就好,年底就能生兒子了。果然,年底就生了個大胖小子,兩口子抱著樂得合不攏嘴。

站長的其他建置

誰在線上

目前有 173 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

訪客數量

文章瀏覽點擊數
3593

Copyright c 2021 資訊補給站 All Rights Reserved.